真人博彩     乌海   区内   专题   播报     媒体   讲堂   印象   长河   网视   图说      文化   书法   旅游   园区      问政   便民   微博   微信

当前位置:真人博彩 > 翰墨长河 > 乌海文苑 > 正文
阳光柔柔地照下来
时间:2017-05-19 10:37:02    来源:乌海日报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新闻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 ()

狂风呼啸着掠过小镇,撕扯着寓所旁的那片树林,似千军万马在奔腾,声势赫然;一道闪电从夜空中劈下,奔雷滚滚,震耳欲聋。一场暴雨就这样不期而至了。

 

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这大概是江南的特有景象了,我们这里的风和雨却不会总是那么细腻柔和,多数情况下是粗线条的,甚至可以说成是暴躁狂野。

 

翌日,一轮朝阳冉冉升起,万里无云,风尘不动,空气里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草野清香。勤劳的农人已经下田开始忙碌了,拖拉机在田间行进,刚耕翻过的土地新鲜、松软而湿润。

 

漫步田埂,草芽生发,满眼鹅黄翠绿,愉悦之感油然而生,见到耕作的人,就很想与之话话“桑麻”了。

 

眼前这位耕者约摸四十岁,身体壮硕,浓眉高鼻,阔嘴厚唇,裸露的肌肤粗糙黧黑。他说他上过几年自费大学,在城里晃荡了几年,没啥进展,复又回到了乡下务农。现在自家的连同承包别人的土地共有一百多亩。“就你一个人,能种过来吗?”我问。他说,从春耕到夏收、秋收,耕、耙、播、锄、割、收,用的全是机器,再多点也没问题。“那一年下来收入肯定不会少?”他没有正面回答,只说还凑合吧。窃想,一百多亩地纯收入至少在十来八万,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 

土地潮湿,露头的小草挂着露珠,晶莹剔透。我说春雨贵如油,这场雨……本以为他会顺着我的话说下去的,脸上还会露出欣喜的神色,没想到他却不以为然,说我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接着便讲了一通关于雨的“大道理”。这些玄奥,说实话我还是真的从没细想过也不知晓。

 

他说,恰到其时、恰到其量的“好雨”是很难遇的。比如昨晚的这场雨,对于沙质土壤,是好雨,但对于黏质土壤却不是什么好事,水渗不下去,地表泥泞,就没法儿按时耕种。依时下种,先生根后发芽,延时下种,同时生根发芽,青苗或许看不出究竟,但收成就差别大了。再比如,小麦种下去了,不巧来了一场透雨,地干后表皮就会结痂,麦芽顶不出来,就作瞎了,辛苦是小事,籽种钱、化肥钱、油钱统统打了水漂。又比如,小麦扬花时下了几天的雨……哎呀——我不由地感叹,如此说,好雨确是难求,这庄稼也太难伺候了。

 

庄稼不好侍弄,归结到最后是农民不好当。致富,勤劳是基础,但不是唯一,还要受到其他条件的制约,还要受到一些外部因素的影响。科技发展到今天,我们可以发射驱云炮防止冰雹灾害发生,也可以进行人工增雨抗旱,打井灌溉,等等,但对于极端气候如大面积的大旱大涝、风灾霜冻,眼下还是没有多少好办法应对的,只能“顺其自然”了。而这一“顺”,也可能就是减产甚或是颗粒无收了,尽管你很勤劳,在地里没白没黑地劳作了一年。

 

现代管理中有风险评估一说,但凡立个项目,或者是要做个什么事情,总要先看看有什么风险没有,风险大小。但对于种地而言,就不好搞诸如此类的评估了,总不能因为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、存在许多潜在风险就扔下锄头不种地了吧。听见蝲蝲蛄叫,就不种地了?这是农民面对人事或“天事”烦扰时常说的口头禅,这种农民式的特有表达,也可以理解为他们对待风险的态度——坚忍、豁达,但不排除有隐隐的无奈。坚韧也罢,无奈也罢,追根溯源,我们的祖先还不是这样一辈辈地把地种下来的吗?太阳又升高了些,阳光柔柔地照下来,远山、近地、小草、大树都享受着春天营造的温暖祥和,万物充满了生机。这位上过大学的农民跟我聊了一会儿,看看表,对我笑笑,复又驾着他的拖拉机“突突”着赶“农时”了——是啊,二八月绣女还下楼呢,时间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金贵。地头很长,很远才是町畦,他的后边和前方,是广阔的平展展的肥沃土地,孕育着金灿灿的丰收希望。

 

春天多么美好啊,她给眼前这位农民,也给我们每一个人带来了新的希望,催促我们无须旁顾大步向前。(文/皇甫华)

 

关键字: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李珈竹
>> 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   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匿名发表
Copyright©2007-2014 乌海新闻网(乌海新闻门户网) www.huzex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电话:0473-2051617 QQ:66319321 邮箱:wuhaixw@163.com
蒙ICP备10203818号 未经过本站允许,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